当前位置:主页 > 栖霞文苑 >

走进门里

来源: 栖霞山    编辑:陈纲    2018-02-06 16:41    

□文 / 王霞

那是八十年代初,一个春寒未退的三月里的一个深夜。我在绿皮火车中,把脸庞靠近车窗。同行的人和车厢里的其他人都已沉沉睡去。我们这几个年轻人刚结束了在山东的实习,调往南京公司本部工作。刚才的广播告知乘客,火车即将驶过长江大桥。窗外是漆黑的夜,随着一盏一盏的红黄灯盏一明一暗低低地闪过,我的面容在昏黄的车厢背景下也在一明一暗。伴着隆隆空旷的声响,我看到黑黑的极大的架梁,在暗暗的天光中,迅疾而有规律地闪过,稍远的低处有明亮的反光。我知道,这就是我向往很久的母亲河——长江了。这条大江,承载着华夏文明厚重的历史,和无数的传说,从远古奔涌到现在。

这是我第一次与这条大江亲近,我在脑海中描摹着这条此刻静静酣眠在我脚下的巨龙。

一句诗词在我脑海中循环往复:一桥飞架南北、天堑变通途。

与莽莽大江相比,也是第一次经过的南京长江大桥是亲切的,谙熟的,就像一个仰慕已久的电影明星。

邮票上、年画上、挂历上,这座大桥和伟人的诗词,早就在我们的心中写满了骄傲。

在我心中,还有一个感觉——过了桥就到了我此行要抵达的终点。过了江,就是江南。古人诗词里那烟花葱茏的妩媚水润,锦词华章的绚烂多姿,就是我要抵达的内心想往。

 

门里曾经是乡村

南京车站,灯火明亮,空气寒凉且湿润。走出站台,随人流检票出站。我看到深蓝色的天空有暗灰色的云影和明亮的星星。

天亮后,一辆接站的车,把我们几个年轻人接上,一路向东。路旁树木葱笼,一会儿临山,一会儿小集镇,再一会儿是农舍错落,再后来还有了农田。当车子穿过一个铁路涵洞时,司机说,进尧化门了,我们快到了。

这是我第一次听到尧化门这个名字。

我看着路边的农田和农舍,心生诧异。我们分到的是一个中央部属企业,怎么会在农村?正恍惚间,又穿过一段热闹些的街道,路两旁有人家、有店铺,还有邮电局、粮站的招牌,然后车子左拐上坡,就停在两座楼之间。

到了。

跳下车的我,有些茫然,新新的一片楼,修好和在修的路,远处的田地农舍??

接待我们的是公司教育处的领导。他介绍说,这里是南京市栖霞区尧化乡的高庙,我们公司的办公基地和生活区就在这里了。

就是那一天,我走进了尧化这座门。

这座门里,有我们这个新建的公司生活区。一片灰色的楼房,在当时称得上气派,40多幢5层高楼,在周围的农舍中,很有点傲娇的味道。出生活区北大门,就是山坡,有池塘、有农舍,有果林,有一畦畦的菜地,一片的乡野风光;东门出去有一个规模不大的火车编组站,在很长一段时间,这个货运编组为主的火车站,由于有接送铁路工人上下班的绿皮小火车,成为我们公司以及整个尧化门人出行的主要交通工具。车站对面有个小小的自然形成的菜市场,周围的菜农们把自家种的蔬菜拿来卖,买菜的除了我们公司的住户,还有铁路的工作人员,他们常常是下班买了菜,再坐小火车回城。这里的菜比城里的新鲜多了,而且便宜。南门就是我来时进入的那个门,出门下坡右拐,走上20多分钟,就是这附近最热闹的地方——一个有邮局有商店有银行的地方,叫尧化镇。对于我们这些异乡人,这些地方是常常去的。

躲在街道老街后面的还有个烷基苯厂生活区。这个单位和我们单位都属于石化系统,只不过我们是建设单位,他们则是生产化工企业。这镇上有城镇户口的居民不多,公房也较少。多数是周边的农民,以种菜为主。就这样,很原始状态的农家和算得上先进的石油化工企业,看似别扭地组合在一起,却渐渐融合。

渐渐知道,这个尧化门,又名姚坊门,为南京明城墙外郭城的十八座城门之一。始建于明洪武二十三年(1390年),姚坊门有外瓮城一座,城门及瓮城由城砖砌就,两侧城墙用泥土堆筑,俗称“土城头”。

清末英国人修筑铁路时拆除姚坊门,城门现已无存,尧化门、土城头地名沿用至今。我恍然大悟:原来那时这里就是城郊结合部了。

这尧化门在南京算得上是个神秘的地方,这一点在我调到市文联工作时感受格外深。但凡有人问起家住哪里,我回答尧化门,都会换来再次的追问。而当我带着同事、朋友乘坐小火车直接抵达时,他们无不在惊奇之余喜爱上这里,甚至可以说是羡慕。说这里是农村吧,我住的房子有暖气,小区里绿树成荫,有电影院,篮球场,老街上各种店铺齐全。不远的烷基苯小区也是如此,竟然还有一个露天游泳池。要说是城市,街边的小农贸市场全是新鲜的蔬菜,出了小区门就是山野,春天可以挖野菜,推螺蛳,钓龙虾,夏天可以钓鱼,农历的二月初八还有热闹的庙会。在那时,这一切都使得困囿于喧嚣都市的那些朋友们感到新鲜有趣。

说到二月初八的庙会,就记起当初的地名“高庙”。原来这里是梵惠寺所在地。据《金陵梵刹志》记载,梵惠寺始建于明初,旧址在板仓街中段道路北侧,后因建中山王徐达墓,被迁建到外郭姚坊门。因寺址在一处高地上,又被称为“高庙”。虽然我们定居在此时,早已没了寺庙的影子,但是二月初八的庙会却是因此寺而来。而我常常在提起这个名字时,想起那一句饱含沧桑的诗句“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旧日香火地,此时农人家。我把这里叫做都市的村庄,烟火气息的桃源。

这样过去许多年,周边农田越来越少,有新的企业又落户到此地。马路越来越宽,生活越来越方便。在演变的过程中,这里的人们汲取了城市人的开放与自信,也保持了乡村的淳朴与直爽。

 

尧化的华丽蜕变

从那个春天算起,35年过去了,我在这块土地上生根、成长。由当初的异乡客成为今天的门里乡亲。我看着它由城郊结合部的凌乱、破旧,到今天的繁华新城,我见证了它的壮大,也融入了它博大温暖的怀抱,成为门里的街坊。

丙申年,深秋的金陵,天蓝云淡,梧黄枫红。我陪同市诗词学会的师友们在新兴的尧化新城进行了一次全面的采风。

这些年来,我身在尧化,有意无形中感受它的华丽蜕变,和这里的10万人口一起享受着这块土地给人们带来的福泽。

熟稔的尧石二村,是我当年落足尧化的中石化二公司生活区,我曾居住了近二十年,虽然现在的它已显得老旧,但依然幽静雅致不失大气端庄。树木葳蕤,行走其间,常常想起那些青春轻盈的岁月。这个小区现在看起来虽小,当年却是功能齐全:幼儿园、学校、医院、商店??走过这些安静的街道,耳边似乎听到当年孩子们奔跑游戏的声音。而我在最好的年华度过的工作单位,原公司附属学校——人称二公司子弟学校,如今已划归为栖霞区教育局,成为区实验小学的分校,我也随同一起,离开石化企业,成为本土教师,也彻底成为尧化的居民。

我似乎觉得,我和这个学校、这个小区,就像是一滴水,渐渐融入尧化这口明净的池塘。

随着居民增加,生源的增长,本地学校和企业划拨的学校进行优化组合,新建了校区,老校区也得以翻新改造,每一个校区都是那么漂亮,孩子们在优美的环境里度过快乐的学习生活。我曾无数次听到来自听课的城里同行们羡慕的赞叹,心中是作为尧化教育人的自豪。

细细数来,我也曾辗转尧化辖地的三个校区,施教区覆盖了整个尧化街道13个社区,孩子们就来自于这些家庭。某种意义上,我接触了这个地区所有层次的人与家庭,因此这些生活区域也熟悉而亲切。

怎么说呢?我觉得尧化这片土地特别具有金陵古城的特质——包容。不论是像我之前所在的企业生活区,还是因南京城市建设而拆迁过来的失地农民,还有很多打工的外乡人。他们都渐渐和尧化的原居民融合在一起,形成和睦的生活圈。特别是那些昔日蓬门瓦舍,两脚泥巴的农民住上了花园楼房小区,开上了轿车,生活质量有了翻天覆地的改变。

在各小区环绕的腹地,是新兴的文化体育教育区域。这里有栖霞中学海门分校,区实小琅琊路小学分校,还有漂亮高大的文化馆、图书馆、体育馆,曾经电视里看到的健身房、瑜伽房、室内泳池,这里一应俱全,而且极为先进。比如我最为得意的24小时无人借阅图书馆。这个多功能复合的中心,不仅为居民提供方便的健身场所,也为尧化人民文化素养的提升起到了重要的作用。我曾在这里参加过数次文化高层论坛活动,很多省市文化名人和市区领导都曾光临过这里,常年有各种文化活动。今日的尧化人是满满的文化自信。

让尧化社区的居民们自豪的,还有新设的市民公园。大气的聚宝山公园、幽静秀丽的太平山公园,历史气息浓郁的姚坊门遗址公园的二期也即将于明年竣工开放。勤劳的尧化人,在辛苦的工作之余,走入大自然的怀抱,尽享生活的愉快。一年四季,春花秋树,我在朋友圈晒出的四季美景,常常获得无数点赞,我常常自豪地回复:家门口的公园,于是赢来朋友们的羡慕。昔日的农田菜地,如今的美丽公园,都是尧化人的生活亮点。

特别是在我眼中,超越于美丽的公园的,是图书馆了。所以,我要再说说它。

自小喜欢读书,曾为去市里的图书馆交通不便而苦恼。而如今家门口的图书馆,那宽敞的借阅大厅,灯光明亮,四季温度如春,有圈椅、书桌,还有温馨的沙发组合,先进的自动借还书设备,有声阅读室,数字化阅读室,一架架琳琅满目的书籍。很多的人俯首书案,其中有半数都是孩子们。而隔着洁净的玻璃幕墙,儿童阅览室一览无余,所有的设置都充满童趣充满温暖,有些小小孩就趴在地毯上或小几上看书,憨态可掬。这一切,构成了人世间最美丽的画面。

我常常带上一杯咖啡,在这里一呆一个下午,书香中偶一抬头,阔大的落地窗外,阳光或微雨,春花繁茂或秋叶飘零,总是让人砰然心动。

 

门里乡亲的美好生活

时间总是在摧毁一些什么的同时,又建立一些什么。那些青砖灰瓦的农舍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漂亮的小区。这些小区错落分布,各自独立又遥相呼应,各具特色又一气相承。 十三个社区都有自己独特的魅力。“金阳光”课堂,姚坊门书房,“阳光周末学堂”“居家养老中心”“青少年法治夏令营”从孩子到大人到老人,都有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寄放温暖和疲惫,还可以放飞快乐和希望。

无数次走过这里的每条街道。大街小巷,年轻人匆匆而过,年迈的悠闲自得。这里的人很懂得知足,每一个平凡的日子,都因为众人的努力而呈现安逸美好的状态。这一点,在我陪伴采风团走入各个小区,进入到各个老年中心,看到那些安静围坐在长条桌边,跟着志愿者——一位美丽的姑娘在做剪纸的老太太们安详专注的面容上、围坐方桌打牌的老先生们兴致勃勃的神情上,采风团里几位年长者,听着这里的居家养老方式、赞叹羡慕的话语里,有了更深的感触。是啊,不想做饭,有“爱心助老午餐”,腿脚不方便,还有志愿者送到家里来。寂寞了,就到养老中心这里,大家聊天打牌做手工,喜欢安静的,可以在典雅的书房里看书。一墙的卡片,记录的是每个读书老人看书的进度,下次来了,很方便地继续阅读。还有各种按摩健身的设施,可以享受。“孝德之翼”服务团队,4A级居家养老服务站??人生旅途中,最艰难的应该是晚年。当亲切呵护温暖岁月迟暮时,生活的色彩才会饱满吧。

年幼和年老,是人生中最软弱最需要呵护的阶段。我所在的这里,尧化的每个社区,竟是把这人生两端的工作做足了。恐怕这也是为什么这昔日的城郊结合部,没有什么高档小区,豪华大楼,没有什么繁华的商贸,却成为宜居之地的原因吧。

也不对,我们也有高大上的事物。除了令我们尧化人自豪的文化体育中心,我们还有现代化的垃圾分类管理,这在我们尧化是很多小区都实施的。常常有这样的景观,一个星期的某一天早上,人们纷纷走出家门,把一个星期里整理的可以回收利用的垃圾带到指定地点,在专人指导下分类投放,换取积分。然后可用积攒的积分换取鸡蛋、洗洁精、卷纸等日用品,还可换取家政服务。

特别是我们还有社区自愿服务者的“时间银行”。通过组织“时间银行”志愿者,为社区居民提供家政类、护理类、关爱交流类、外出代办类、维修类等贴心服务。这一项举措,深受居民群众的喜爱。它转换了一个概念:你不仅仅是志愿者,付出服务,你所付出的时间和劳动都是有值的,等你需要的时候就可以换取需要的服务。所谓我为人人,人人为我。我可以时,付出热心和劳动,我需要时也会被满足,在奉献之余尽享奉献的美好。

结语

常常在晚饭后,我走出家门,沿着宽阔的马路散步。这几条通衢大道纵横交错,灯火辉煌。路旁的行道树高大繁茂。行走中常常生发感触,三十几年时光如河,带来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也将我一个异乡人融入其中,落地为家,并渐生不离不弃之感。是尧化门所独具的厚道的包容,安顿了一颗漂泊的心。就像这一次采风,途径每个社区,都听到一句话:走进姚坊门,就是一家人。

对,就是一家人的感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