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栖霞文苑 >

最美的风景在路上——石油工人画家张光富印象记

来源: 《栖霞山》    编辑:陶妍    2016-11-08 17:44    

人物名片

张光富 1948年6月出生于南京,祖籍河南淮阳,中国石化第二建设公司一名普通的石油工人。自幼喜爱丹青,50年来靠着勤奋自学成了一名优秀画家。1972年参与主创了石油部炼建公司先进人物连环画宣传展,横跨江苏、河南、辽宁、黑龙江四省巡回展览。2015年在中石化系统举办的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美术展上,其两幅油画作品分获一、三等奖。现为栖霞区书画协会会员。

张光富,与石油打了半个世纪交道,背起行囊,说走就走,活脱脱的一个老顽童⋯⋯但如果描述仅止于此,也就没有今天呈于眼前的这些栩栩如生的绘画作品特质了——人们爱称他的“石油工人画家”。

“足迹——张光富油画艺术精品展”现场

张光富,生长在古城南京,1966年刚满18岁的他光荣地成为石油部南京工程处的一名石油工人。在“石油工人一声吼,地球也要抖三抖”的火红年代,他随着“哪里有石油,哪里就是我的家” “我当个石油工人多荣耀,头戴铝盔走天涯”的建设大军,走遍大江南北。每到一处,繁忙的工作之余,他就掏出画笔,随时随地、随手随心地涂鸦起来。用他的话说:“这么多年,东奔西跑,一天不画手痒痒,而看见每条路上都有好风景,不画下来,太可惜了!”

秉承“我为祖国找石油”的目标和理想, 他常年辛苦奔波在祖国各地石油工地现场,这给了他得天独厚的画画条件,可以见识、领略各地不一样的风景:北方的粗狂豪迈,南方的细腻婉约;东部的沿海辽阔,西部的高原巍峨。画中的石油工人,画里的石油赞歌,刚开始,他的画笔下总是少不了自己驻足的荒原、浅滩等熟悉的环境:粗狂的石油汉子、雄伟的井架、隆隆的钻机,还有那安装工地上的弯曲管道、反应釜、冷凝塔⋯⋯再后来,他的写生作品取材越来越广,不仅有自己熟悉题材,而且还有各地风情、人物。

对张光富而言,虽说一幅幅写生作品画好后心满意足,畅快淋漓,但其间的苦头也吃了不少。七十年代初,在山东黄岛石油工地驻扎6年间,他一有空闲就到海滩上写生,一坐就是几个小时。有一次,他“得意忘形”,画完几幅海景图后,竟忘了把还在海边嬉戏的年幼儿女带回家,差点丢了自己的一双儿女,让人哭笑不得;又有一次,也是上世纪70年代初,在湖北画江汉及襄樊大桥,刚画完,几个军人模样的人就冲过来当场把他抓住,还撕毁了全部大桥的绘画作品,并关禁闭三个小时,直到澄清不是特务才放人;还有一次,在四川万源县通江山区写生,一连作画三天,饿了三天肚皮没饭吃⋯⋯

油画《北疆风光》张光富

张光富家里兄妹四个,他排行老四,外号“小四子”。家中藏有的,也是父母从重庆带回的几本小人书成为他儿时的启蒙读物。尤其是母亲对照小人书中的漫画讲解更是让他早早地萌生了绘画的兴趣。四岁时,张光富偶尔在家中院子井台边一条接一条地画“蛇”,其实只不过是些歪歪扭扭的曲线,重复涂鸦而已。左邻右舍毫不吝惜地夸他,蛇画得好!那时“小四子”得意了好一阵子。

油画《西藏枯树滩》张光富

入学后,教课书成了张光富的画本,历史、物理、化学书籍中的政治家、科学家的插图,统统面目全非、惨不忍睹。三年自然灾害时期,肚子饿的不行,调皮的张光富经常趁老师不在,“勇敢”而快速地在教室黑板上大画特画糕点、水果之类,每次总是博得同学欢呼和支持,因画漫画得到过老师“甲上”的评语,为此还“混”了个班上美术课代表的“头衔”。

油画《秋色新疆》张光富

任何艺术作品的诞生,都是作者对客观生活感悟的产物。没有创作主体的感动与激情,就不可能产生创作的欲望。毫无疑问,张光富在对客观事物的表现中,由于秉性、心理、社会经历、人生认识、文化修养、审美情趣的长期积淀,他的各类绘画作品呈现出形形色色的不同景观。

约摸从1969年算起,张光富几乎跑遍了全中国。他的速写画作品有几千幅,取材大致分两类,一是各地风景,二是人物动态,特别是他退休后的近10年里,他的涉足越来越远,画到了国外。他的画作中那一山一石、一草一木、一殿一堂、一城一池、一村一寨、一崖一壁、一水一桥、一带一路⋯⋯还有人物的一起一卧、一坐一立、一笑一颦⋯⋯无不活色生香,赋予灵动的生活气息。

1967年,张光富第一次看到我国美术大师刘春华的著名油画《毛主席去安源》时,激动不已。当时这幅油画成功地表现了伟大领袖毛主席青年时代的光辉形象和革命实践,是一幅艺术珍品。这幅油画的色彩、光线丰富的表现力和技术效果深深感染了张光富。从此,他拿着画笔、油彩开启了自己的油画创作新起点。

瓜熟蒂落,水到渠成。近十年,张光富数次独立西行跑遍了西部地区,并去西藏和新疆写生考察三次。克服诸多困难和险境,跨过川流、走进高原、登上雪山,推出了油画代表作《米堆山冰川藏村庄》系列,《北疆风光》《喀纳斯湖头道湾》等。他说,那里的蓝天白云,山水草木都是上苍赐予人类最好的礼物。在那样的环境里,不由自主地使人的心灵贴近大地,也将艺术同自然紧密相连。毫不夸张地说,这些用生命换来的绘画作品,不像用相机咔嚓一下就能完成,而是一笔一画地倾注了他的勇气、毅力和心血。他的油画作品画面中强烈的明暗对比、丰富的色彩、生动的笔触,充满了对生活的热爱,对大自然的崇拜。

油画《西藏 米堆山冰川村庄》张光富

老张在一篇日记中写道:我发现绘画艺术慢慢地成了我人生不可缺失的一部分。其间,尝过了酸甜苦辣,有失落,有欣喜。也许这份执着并不能让我到达梦寐以求的艺术殿堂,但这一路探索足迹验证了我心灵深处对绘画艺术的热爱,不为别的只为那画中的一份情、一份乐、一份永不背离的守候。

张光富能耐得住寂寞,不断地进入角色,遨游在自己绘画艺术的天地里, 50多年的绘画创作历程是一块海绵,他不断吸吮下里巴人式的民间之风、阳春白雪般的文士之雅,可以说,“执着”“ 痴迷”⋯⋯这些字眼是对张光富的最佳褒奖。

油画《咯纳斯湖头道湾》张光富

2016年8月,经栖霞区文化馆多方协调、磋商,张光富在栖霞区文化馆崭新明亮的展厅成功举办了“足迹——张光富油画艺术精品展”,倾注他多年心血和汗水的50余幅油画和钢笔画速写作品闪亮登场,受到了很多观众和专业人士的赞誉和认可。

时光荏苒,流年转瞬,不觉已是古稀之年,老之将至,但张光富义无反顾以画为乐,陶醉其中,依然如青年一般,干劲、活力十足,他说:“只要跑得动,我还会拿着画笔、纸素、油彩在时间与空间中游走、涂抹,因为一路上的风景、一路上的精彩还在等着我呢!”

(本文插图由栖霞区文联摄影家协会张晓宇拍摄) 文 / 罗正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