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妈妈讲那过去的事情

来源:     2020-12-10 15:08:18    

  记得童年时,我听过一首《听妈妈讲那过去的事情》的儿歌。“月亮在白莲花般的云朵里穿行 / 晚风吹来一阵阵快乐的歌声 / 我们坐在高高的谷堆旁边/ 听妈妈讲那过去的事情 / 那时侯妈妈没有土地 / 全部生活都在两只手上 / 汗水流在地主火热的田野里 / 妈妈却吃着野菜和谷糠 / 冬天的风雪狼一样的嚎叫 / 妈妈却穿着破烂的单衣裳 / 她去给地主缝一件狐狸长袍 / 又冷又饿跌倒在雪地上 / 经过了多少 / 苦难的岁月 / 妈妈才盼到今天的好光景……”这不像歌词倒像是一首深情的叙事散文诗,我被字里行间的真情和质朴熟悉的情境所深深感动。

  曾几何时,皓月当空,星光点点,母亲也是这样搂着我,坐在院子里扇着芭蕉扇跟我娓娓道来,回忆着外公外婆和那些难忘的故事,讲述着现代京剧

  《红岩》中绣红旗的江姐和《红灯记》里拎着铁路信号灯的李玉和,哼唱着经典选段《红梅赞》和《都有一颗红亮的心》。末了,母亲总是跟我念叨着,丫头啊, 你要记住,没有共产党没有新中国,就没有我们的幸福新生活。

  母亲说外公年少家穷没有土地,靠的是一边帮地主放牛,一边到村上私塾的窗外偷师学艺,自学成才居然写的一手好字,打的一手好算盘。解放前夕, 国民党抓壮丁,抓走了外公从小玩到大的表哥,再无音讯。外公伤心之余,解放军来了,不拿群众一针一线,还帮助村民修篱筑墙。外公又乐呵起来,每日推着独轮车风里雨里给解放军往前线运输粮食和物资,还让外婆给部队衲鞋底缝衣服,终于一起迎来了革命胜利。

  外婆姓郑,心灵手巧善良贤惠,方圆百里针线活数一数二。那个年代,外婆没有自己的名字,嫁到江家,人称江郑氏,育有两男三女。新中国成立后,土改生产队队长帮她起了个名字叫郑培芳,外婆这才有了自己真正的名号,跟着识字班还认识了一些字。

  后来母亲出生渐渐长大,已在村里帮忙做会计的外公对这最小的女儿手把手悉心教导。到了上学的年龄,即使孩子多、钱少、众人反对,他也坚持送小女儿去上学。外公说我的老丫头生在了好时代, 男女平等免费上学,再穷也不能穷了娃的教育。出身贫农的母亲继承了外公外婆的勤劳善良和自强向上,她 18 岁参加当时县医院的“师带徒”检验科学习,靠着严谨扎实的刻苦学习从检验员一路考到了高级检验师。母亲从 20 岁参加工作到 70 岁真正退休,在医疗战线上整整奉献了 50 年,病人们交口称赞她的和蔼待人、热心助人和认真负责。母亲说是共产党培养了我,医者仁心,我要把爱回馈给这个社会。

  母亲还经常说起村上的一个远房亲戚,那是一位老革命也是一名勇猛的老战士,曾经跟雨花英烈一样为了共产主义的伟大革命理想,拼刺刀洒热血, 在浓浓炮火中奉献了整个青春岁月。他从老家苏北战斗到福建,一战就是数年几千里。经历枪林弹雨,老革命的腿上一直残留着当年难。